编者按:本文转载自“45区”(ID:),36氪经授权转载。 1887年,德国发明家爱米尔·贝利纳发明了黑胶唱片机。 1963年,荷兰飞利浦公司研制成了全球首盘盒式磁带。 1982年,索尼生产出世界上第一台CD播放器。 1998年,Saehan公司推出世界上第一台MP3播放器——MPMan F10。 过去一个多世纪里,音乐播放形态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换上了不同的外壳。 但直到长达20年的空白之后,音乐才第一次找到了它的黑科技赋能:区块链。 当人类精神的上层建筑初次邂逅眼下最时髦躁动的技术前沿,一场才子们的狂欢开始了。 卷入其中赫赫有名的名字包括:方文山、周杰伦、高晓松、汪峰等等…… 4月23日,比原链创始人段新星发出一条微博,其中透露了方文山疑似正在亲自操刀白皮书,准备着手进军区块链行业。 疑似方文山操刀图 图中展示的“白皮书”上这样写着:“最乌托邦的想象中,区块链能彻底实现‘去中间人’的理想。使用者可以通过一个连接区块链的播放器服务,直接付费给音乐人,再依据所取得的权利享受音乐,音乐人可以保有近100%的报酬。且所有的数据全部公开透明,连共同创作者之间的收益拆分都可以自动化执行。” 这让45区(ID:block-45)难免联想到其黄金搭档周杰伦本月初被网易云侵权的事件:4月1日,网易云音乐突然下架周杰伦歌曲。下架之前,周杰伦歌曲版权授权已到期7小时,但网易云音乐却告知用户仍可花费400元购买周杰伦200首热门歌曲合辑。 也就是说其版权到期后,网易云依然将不属于自己平台的周杰伦歌曲打包卖出,所得收益尽收囊中。 而方文山的这个“区块链音乐平台”仿佛是为自己的好兄弟出气:想把我们的版权拿去偷偷卖是不可能的,链上一切透明。 不过,方文山很快在4月25日澄清”其对区块链持学习态度,一切处在与人沟通了解阶段”,并强调“没有操作虚拟币”。 但方文山在声明中特别说道:“对于区块链的执行与操作特性能保障音乐人版权权益透明也乐观其成。” 今年1月,音乐圈另一位大V高晓松也表示,音乐版权分发很可能进入到区块链阶段,去掉中间环节,让音乐人更直接的获得收益。  不管发币与否,看来音乐人的骄傲头颅只肯为区块链技术低垂。 不管方文山有没有参与该项区块链音乐平台项目中,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在独立音乐人和独立音乐厂牌百花齐放的数字音乐时代,版权归属和版税支付已经成为成为横亘在音乐人和音乐平台之间的难题。 # 确权难 # 当音乐作品的传播载体形式从CD转向MP3下载,然后发展到如今的数字流式播放,很多音乐版权归属的信息在这个转变过程中难以追踪,经常出现“狸猫换太子”——作品所有权成为了其他人的现象。 当独立音乐人李然计划发布自己的第二张专辑,打算将网络上的作品梳理一下时,才发现酷狗音乐上不仅有很多他自己从没有上传过的歌曲Demo,甚至还有一首别人的歌被归在自己名下。他笑称如果好听还算了,可是特别难听,很郁闷。 由于数字音乐版权混乱和碎片化,一些不知名的创作者追讨成本非常大,所以很多商家愿意冒这个侵权风险,将他人的心血制作占为己有,使其成为自己的“利润收割机”。  # 版税被过滤# 而音乐的版税渠道则更为复杂,税金到达创作者手里一般需要经过三级平台:音乐播放平台、录音版权方和词曲版权代理方。 目前行业内版税运作通常采用的是保底分成模式,且中间三级流程均不透明,这导致了很大一部分利润最终不会到达创作者手中。 以几年前比较热的彩铃为例,很多音乐版权拥有者没有有效管道对自身歌曲彩铃的下载数据进行监控核实,他们无法从电信运营商及彩铃公司那里获得真实的下载量,从而损失相当一部分应得的收入。 据《西游记》的配乐作者许镜清先生回忆,30年来,他只得到8000元的音乐版税,而且是50多个网站支付费用的总和,其中一家网站支付的版权费仅为2.7元。一个与之相反的例子是,美国华纳音乐公司自1988年取得《祝你生日快乐》的版权后,这首仅有6个音符的歌曲每年能为公司挣得高达200万美元的版权费。 若是方文山准备进军区块链来解决上述的两个音乐版权难题,45区(ID:block-45)认为可以从下面两个方面入手:  在版权认定上,将音乐作品的版权登记、转让全部放在链上进行。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版权追踪,通过时间戳来对内容所有权进行认证,从而确保音乐创作者在每个环节都能得到相应的版权确认。 对于版税支付,区块链技术可以实现创作者和受众之间的点对点交易,作品的版权方可以省掉中间众多环节直接在区块链上分发一首歌并获得收益,而且使用数字货币进行支付可以确保每一笔交易可查可追溯。相较于传统商业模式,这种方式使音乐人和听众之间的交流渠道更为直接透明。 45区(ID:block-45)设想,方文山先生如果真的准备做出一个区块链音乐平台app的话,或许是这样的:一名原创者在完成一首新歌的创作后,首先在该app上完成版权注册登记,所有的版权信息一旦完成后便无法更改。当有听众从该app上下载这首歌后,听众所支付的数字货币会直接转到该名创作者的数字货币钱包中。  当然,上述设想中解决的只是目前线上音乐版权的确权和收入问题,对于那些没上链或者只是存在于硬盘中的作品“被盗版”的情况,区块链不是“万金油”,仍然需要相关法律上的完善与进化。